站在安徽内开窗前有感

站在安徽内开窗前有感

以前在武汉时候,有8平方米的房间,三楼,向北,楼面因杂居而脏乱,处于其中,常以“室雅何大,花香不在多”,聊以自谓。房子有一窗户北开,安徽内开窗前有书桌,闲时读书,静坐或发呆。
窗户对着五棵水杉,羽状的叶子聚散着,层叠出深浅的绿,后面的红墙将它们衬起,隔窗望去犹如一幅静物水彩画。五棵水杉由低及高,再由高到低,伞状的排列着。天气晴好的时候,麻雀或其它鸟儿从一处枝头跳到另一处枝头,树枝不由得一阵颤抖,未待停止,又是一阵颤抖动,除了风和雨以外,它们是窗外静物画上的生灵了。
光线穿过窗户斜射进来,染黄了书本的封页,灰尘在空中悄悄的飘落,非常终沉淀在室内的物件表面。日子过得不知不觉的,坐在书桌前的时候,偶尔抬头,惊讶的发现四季就在窗外水杉树上掠过。春天的和风,从坚硬的秃枝头孵出鹅黄嫩绿叶子来,一转眼,四五月的梅雨,打湿了的泥土变得沃黑起来,墨染了树的绿,随后,当叶子如阳光一般的金黄,北边一阵冷风和着雨,它们就落下了,酝酿着下一次轮回。冬天就在眼前,季节就在这抬头的瞬间中眼睁睁地看着它流逝。
在房中没有的季节,在安徽内开窗外的五棵水杉树上流逝。
隔着厚厚的墙壁,黑点一样候鸟从楼上高空掠过。
入夜,城市的灯光在亮起,在无边的黑暗中,满天繁星变成城市里光芒四射的童话。在房里,随手将灯扯亮,光线溶入窗外的黑暗中,由近及远,嗜光的小虫从窗户里由外面飞进来,围着灯四下飞舞,寻找着光明和热量。夜的黑暗在继续,直至没了白日大街的喧嚣和庸俗,将个人的宁静淡泊慢慢地沉淀出来,闲坐在窗前看看书,止水一般宁静,思想如一无所有,或如山泉细细流出来,想或不想,都是非常好的。复杂就在平静中简化了。
累了站起来走一走,从窗户到门,从门到安徽内开窗,不过几步,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,翻过几页,不一定能找到要看的文章,或许会抖出一片叠过的书签,缭乱的记录着某天的兴致,在白纸上涂写,或站着不动,听凭灯光泻出窗户,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,掠过水杉的叶子,落在地上如碎点的花布,树静静的矗立着,生命如我。





上一条: 安徽外开窗的的世界

下一条: 安徽内开窗是多么的好

返回顶部





即时聊天